图片展示

东莞本土光伏生产企业厂家直销

       专业的光伏应用产品一站式服务商

 

   全国咨询热线:

186-7693-9418

谁主沉浮!中外光伏十年余博弈终“落幕”

浏览: 发表时间:2022-05-07 08:06:54 来源:光伏头条

有屋顶躺着就能赚钱?

骗补贴?坑农民?

这是10年前,很多国人对光伏的印象。

就连能源领域的人,也不看好中国光伏,称其为高耗能产业、垃圾电。

当时,甚至有业内人士疾呼,整个中国的光伏产业90%都是买来的,根本就没有核心技术,挣得都是组装的辛苦钱,组件毛利率连4%都不到。

谁主沉浮!中外光伏十年余博弈终“落幕”

图:2008年我国光伏产业格局

只要欧美小手一抖,我们整个光伏产业就完了。

然而,就在刚刚过去的2021年,我国光伏制造端产值突破7500亿元。新增装机达54.88GW,创历史新高。

新增装机量连续9年世界第一,累计装机量连续7年世界第一,其中分布式装机占比突破50%

谁主沉浮!中外光伏十年余博弈终“落幕”

2016-2021年我国光伏新增装机情况(GW)

图源:中国光伏行业协会

要知道这可是在欧美数十年的打压下,取得的成绩。

那么这些成绩到底靠的是技术,还是一如既往的买买买,靠着廉价劳动力、广阔市场的代工模式?

会不会出现这么一种情况,短短10年时间,两极反转,我们从被欧美卡脖子,转而卡欧美的脖子?国际能源网/光伏头条(微信公众号:PV-2005)认为当前我们的光伏产业,完全可以担当起这个大任!

根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2月我国光伏出口总额达72.8亿美元,同比增长109%。中国海关总署数据,我国一季度光伏电池出口量增长100.8%。

我国出口海外的光伏组件数量越来越多,真想对国外某些国家说:“你们也有今天!”

疯狂:扎堆出现的硅首富

风水轮流转。

如果你问最近10年最能造富的行业是什么?必然是互联网,你看二马(马云、马化腾)一张(张一鸣),都是几千亿身家。

但15年前,要说最有钱的行当,当属光伏。在硅老板面前,房地产大佬和煤老板都得靠边站。

那时光伏的造富速度和规模,恐怕没有哪个行业能比。

造就了两位全国首富,尚德电力施正荣和汉能李河君;以及河北首富苗连生;江西首富彭小峰等一众超级富豪。

谁主沉浮!中外光伏十年余博弈终“落幕”

尤其是施正荣的尚德电力,可以说是当时中国光伏产业的一个缩影。

2005年尚德电力在纽交所敲钟,成为中国第一家在纽交所上市的民营企业。

2006年,尚德电力创始人施正荣以186亿元的身家成为中国新首富,而这一年距尚德电力成立不过5年时间而已。

这速度,堪称坐火箭。

光环接踵而至,无锡市授予施正荣“创新先锋”称号,半身像树立在无锡的大街小巷。

外媒甚至称他为“光伏教父”“能拯救地球的50人”之一;盖茨的继任者,未来的世界首富......

谁主沉浮!中外光伏十年余博弈终“落幕”

当时就连施正荣自己都觉得实至名归,张口闭口就是“行业的引领者”,“世界第一”。

公司管理上,更是目标远大,跑步前进。上市3年施正荣就提出产能增加10倍,从100兆瓦增至1000兆瓦。紧接着,又提出2012年5000兆瓦的目标。

随着1000兆瓦的目标达成,尚德电力也成为全球最大的多晶硅电池组件制造商

还有汉能的李河君,另辟蹊径,不走多晶硅路线,总投资2000亿巨资搞薄膜发电,一举成为全球薄膜发电的第一人,后来被证明这是他自导自演的一场骗局。

尚德的上市和扩张,无疑给无锡带了大量就业及不菲的税收,于是无锡政府大笔一挥,给光伏产业补贴增加至十几亿。

当时正逢欧洲大力推进可再生能源,德国更新了《可再生能源法》加大光伏补贴力度,西班牙推出《皇家太阳能计划》,全球光伏市场规模同比增长61%,欧洲多国光伏装机量年增速超过100%。

只要光伏投产就能挣钱。

于是,在无锡尚德模式的带动下,整个中国都在为光伏疯狂

最夸张时,就连生产内衣、袜子的企业也在重金上马光伏生产线。据统计,当时全国有600多个城市要建设光伏产业园,数千万人进来发财,其中就包括隆基股份、以及尚在做饲料的通威。

谁主沉浮!中外光伏十年余博弈终“落幕”

从2004年到2007年,短短4年,光伏产业电池组件产能从不足100兆瓦,一跃到1088兆瓦,光伏企业更是暴增到1000多家,占据世界光伏产业半壁江山。

彼时,累计已有11家光伏企业在美国上市,组成了声势浩大的“中国光伏军团”,带领中国成了当时世界第一大光伏电池制造大国。

可这种疯狂的扩张,埋下了两个隐患。

一是在产业高速增长期,尚能维持看似欣欣向荣的局面,可一旦有个风吹草动,极有可能造成严重打击,抗风险能力极差

二是中国光伏产业采取“三头在外”的模式,90%以上的光伏产品销往海外,90%以上的核心原料靠进口,没有核心原料,没有核心生产设备,就没有定价权、话语权。过度依赖别人,将来必然会受制于人。

但整个产业的人都沉浸在高速增长的狂欢中,没有人意识到危机已经来临,并给中国光伏产业致命一击。

毁灭:欧美资本的“屠杀”

2005年,国际市场多晶硅价格为40美元/公斤。

在欧美供应商的推动下,晶料价格飙升。到2008年三年时间,多晶硅翻了12倍,涨到了500美元/公斤。

为了稳定硅料价格,在国际上游硅料供应商的提议下,中国光伏企业纷纷签下了巨额长协合同,提前锁定硅料产量和价格。更有甚者一下签定了10年的长协合同。

一边是原料暴涨,一边是压价购买,两头围杀之下,中国光伏企业靠无数民工撑起来的利润,生存越来越艰难。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

全球光伏产业需求急剧下滑,欧洲紧急叫停了多个项目。以西班牙为例,光伏新增装机量一年内从2758MW骤减至69MW。

中国光伏作为中游的加工商,对下游没有定价权,价格全靠买方出价,再加上行业内的无序竞争,中国企业陷入了一个高收低卖,甚至需要赔本销售的困境。

市场已经给中国光伏产业敲响了警钟。然而,此时的中国光伏产业仍然沉浸在世界第一中不可自拔。

2009年,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席卷下,全球装机增长率由2008年的103%下降到21%,全球多晶硅的价格暴跌九成还多,再次重回40美元/公斤。

中国光伏企业基本都在价格高位锁定3-10年的长协合同,取消长协面临巨额违约金!以尚德为例,取消部分长协后,被迫赔偿高达2.12亿美元的违约金!

再加上受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的影响,大量热钱流入到光伏中。部分企业为了增加产能,不惜大规模举债,全国光伏组件产能1年翻一番,2011年产能从21GW一跃增长到51GW。

如果这个时候能意识到危机,及时缩减产能,进行技术改造,产业升级,也不会在欧美的制裁下,一败涂地。

2010年欧债危机爆发,占全球光伏市场50%的欧洲补贴大幅削减,市场瞬间停滞,不仅取消了30%的光伏电站预建计划,光伏组件价格狂跌70%。

与此同时,欧美资本开始对中国光伏产业动手了。

2011年美国对中国光伏产业开展“反补贴”、“反倾销”的“双反”调查,加征的反倾销税收最高达249.96%。

欧盟紧跟其上,2013年同样对中国征收高额“双反”税。

要知道,欧美市场占到中国光伏出口份额的90%,中国光伏企业瞬间遭到毁灭打击,销售渠道直接被掐断。

2011年中国光伏出口额358亿美元,2013年断崖式下跌到123亿美元。

中国光伏企业几乎全部陷入巨额亏损,九成以上的多晶硅企业被迫停产,总产能出现负增长

2012年中国主要光伏上市企业营收情况

谁主沉浮!中外光伏十年余博弈终“落幕”

受此影响,2012年尚德每天亏损超过了1000万!公司内部的动荡,高管相继离职,公司陷入了危局。

2013年,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被实施破产重整,施正荣被踢出了管理层

而此时的尚德光欠银行的债务就高达71亿元,仅仅7年时间,中国首富施正荣186亿的资产便化为泡影。

当时风光一时的英利、赛维LDK、汉能也没能逃过厄运,相继破产重组,苗连生隐退,曾经的江西首富彭小峰因大量债务未清偿出逃登上“红色通缉令”,前首富李河君妄图操纵股价翻身,结果半小时蒸发1500亿,官司缠身,沦为老赖。

谁主沉浮!中外光伏十年余博弈终“落幕”

在美国上市的11家中国企业,总负债近1500亿,头部企业尚且如此,那些中小企业的境遇可想而知,光伏产业链上破产的企业超过了350家。

看到这里,也许读者不禁要问,为什么产能世界第一的中国光伏,如此不堪一击?

无数光环缠绕的各首富,李河君、彭小峰咋成了人人喊打的“骗子”?

归根结底就是没有核心技术、没有话语权,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只谈产量不讲质量,就是耍流氓

光伏产业是集光学、半导体、化工、机械为一体的高科技产业,产业链技术含量较高,而当时的中国光伏产业,上游缺乏制造工艺,下游缺乏电站技术,干得就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组件加工

谁主沉浮!中外光伏十年余博弈终“落幕”

而且90%以上的光伏产品销往海外;90%以上的核心原料也是靠进口,90%的技术被欧美垄断,市场、技术、原材料都被别人控制,“三头在外”,整个光伏行业就像是“二道贩子”。

从技术上看,硅冶炼设备、硅晶体熔炼炉、切片机等关键设备,银浆、抛光剂等关键配套原材料、逆变器等关键电子器件,都被外国供应商垄断。

从市场上看,当时中国的新能源市场尚处于起步阶段,咱们的销售渠道,几乎被海外销售商垄断。

从产业上看,硅晶体的制造、切片等高技术制造关节依然是欧美、日本的企业一统天下。中国看似快速增长的光伏组件组装产业和巨大的产能,其原材料硅片都是高价进口的。

而我们做的就是最低端的组装加工环节——进口电池片,用密封工艺稍稍加工形成组件,再销售给下游客户,家庭作坊买上两三台切割机,再买几根硅棒,就能干。

市场、技术、原材料,只要欧美操纵任意一个,我们整个光伏产业就会完蛋,事实上,欧美三管齐下:

市场上“双反”调查,技术上垄断,原材料暴涨暴跌,瞬间就把整个光伏产业打趴下了。

重生:能源必须自己做主

但我们甘心任人宰割吗?肯定不能,光伏关系到能源安全,能源一旦不能自主,那就威胁到了整个国家的安全,俄乌冲突下的欧洲能源危机就是明显的例子。

于是我们反击。

欧美双反启动后,紧接着中国对产自美国、欧盟和韩国的多晶硅进行同等的反倾销调查,同时对法国、意大利进口的葡萄酒进行反倾销调查。

但光靠反击还不够。

既然出口受阻,那就扩大内需,重振市场:

2013年7月,国务院发布文件,提出在西部建设大规模光伏发电站,在西部创造新的光伏市场,重塑整个产业的逻辑,形成内循环

既然没有核心技术,那就勒紧裤腰带搞研发,实施“光伏领跑者”计划,大力支持新技术研发和落地。

同时,提供宽松金融政策,扩大贷款规模,并加大补贴。国开行连续三年发放超过200亿人民币贷款,帮助光伏企业在西部投资。

仅2013年,国家下发的关于重振光伏产业的政策就不下于15条。

谁主沉浮!中外光伏十年余博弈终“落幕”

2015年,我国首个“光伏领跑者”计划落户大同采煤沉陷区,总装机容量为3GW。中广核、三峡新能源、中电国际等电站投资企业入围。

谁主沉浮!中外光伏十年余博弈终“落幕”

“光伏领跑者”计划项目加快了技术研发和落地速度,在推进光伏发电效率提升、度电成本下降、加速平价上网等方面功不可没,一大批企业取得了技术突破。

“光伏领跑者”要求入围企业的单、多晶组件效率比普通项目高1%,由此光伏组件的效率进程加快了两年,晶澳、隆基、晶科等电池组件企业技术进步明显。

要求逆变器转化效率超99%,华为、特变电工、阳光电源逆变器脱颖而出。

在这些政策的组合拳下,国内光伏电站建设速度不断加快,国内需求激增,新技术不断商用,光伏市场再次活跃起来。

2013年到2017年间,中国生产的硅片、电池片、光伏组件产量持续增加,年均增长率近50%,并且涌现出了一批真正拥有核心技术的企业

其中,上面提到的隆基股份。既然国外把光伏核心材料多晶硅垄断了,并对我们进行技术封锁,那我就研究不被看好的单晶硅,隆基股份最终杀出来一条血路。

隆基股份的李振国大胆做好亏损的准备,花了十余年的时间,通过技术升级,把单晶硅片价格从100元/片降到了3元/片,单晶硅组件价格由每瓦30多元下降到每瓦2元。

一举变革了整个硅料行业。

2016年,单晶硅开始持续蚕食多晶硅市场,到2019年完成反超,成为全球最大的硅片制造商。

谁主沉浮!中外光伏十年余博弈终“落幕”

在隆基股份的带动下,出现了一大批涉及单晶硅的上市公司,包括中环股份、上机数控、晶澳等等,完全垄断了全球的单晶硅市场。

谁主沉浮!中外光伏十年余博弈终“落幕”

2021年,中国单晶硅切片出口金额高达31.22亿美元。

谁主沉浮!中外光伏十年余博弈终“落幕”

再如切割硅片的金刚线产业,中国的美畅新材全球市占率第一。

还有搞光伏胶膜的福斯特,以前主要被美国胜邦(STR),日本的三井化学、普利司通等企业垄断,现在的寡头则是福斯特,市占率60%。

谁主沉浮!中外光伏十年余博弈终“落幕”

还有光伏逆变器,中国排名前六的国产企业出货在全球占比高达60%

谁主沉浮!中外光伏十年余博弈终“落幕”

有人说中国的这些光伏产业,都是补贴出来的,试问一下,欧盟和美国哪个不补贴?一个比一个补贴猛。

就拿美国来说,美国的“ Build Back Better framework”光伏全产业链制造激励政策对光伏制造的补贴将近30%,中国光伏都已经平价上网了,美国光伏还有25%的ITC税收减免,并被延长到2030年。

当然,我们的光伏产业真正成长起来之后,补贴退坡是必然的事情。大浪淘沙,那些没有核心技术的企业,必将被淘汰。

2018年6月1日,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三家联合发布了《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加快光伏发电补贴退坡,降低补贴强度。

被业界称为“531光伏新政”

一批不思进取,靠补贴活着甚至骗补的光伏企业,在此新政下,再次被拍死在沙滩上

与此同时,眼瞅着我们后发先至,通过技术的提升降本增效,突破了欧美的围剿,成为名副其实的全球第一。

美国再一次急了,故技重施。

2018年,美国启动“201条款”,对从中国进口的光伏电池片和组件征收叠加税率,总计高达80%以上。

同年4月,“301条款”启动,中国光伏组件产品进入加征关税清单。

2021年,美国商务部又借助打“新疆牌”的机会,将新疆四家光伏组件生产企业列入黑名单,禁止美国企业进口与中国新疆相关的光伏产品,并号召全球抵制中国光伏产品。

因为中国光伏硅产能占全球的85%以上,而新疆的硅料则占全国57%。

但时代已变,此时的中国光伏,早已不是10年前任人拿捏了。

我们拥有完整的、成本领先的光伏全产业链

曾经卡我们脖子的核心原材料和技术,已被我们突破;被掐断的市场,有内循环支撑。

从技术来看,从2014年开始,我国企业及研究机构晶硅电池实验室效率已经打破纪录41次,2021我国打破11次纪录。目前,我国n型TOPCon、HJT、P型单晶TOPCon的实验室最高转换效率已经分布达到25.40%、26.30%、25.19%。

谁主沉浮!中外光伏十年余博弈终“落幕”

光伏逆变器第一大技术来源国也是中国,中国光伏逆变器专利申请量占全球光伏逆变器专利总申请量的比重超70%。

谁主沉浮!中外光伏十年余博弈终“落幕”

还有前面提到的掌握单晶硅核心的隆基股份,以及天合光能、比亚迪光伏等电池组件生产商,以华为智能光伏、特变电工、阳光电源等企业为首的逆变器生产商,甚至相关产业链的福斯特、美畅新材以及等等。

在规模上,全球硅料企业前四、硅片企业前七、电池片企业前四、组件企业前七, 全部都被中国企业所占据。

2021年,中国光伏制造端产值突破7500亿元,光伏产品(硅片、电池片、组件)出口额超过280亿美元,欧美已经离不开中国光伏。

此时的欧美终于意识到,故技重施的封堵根本无法限制中国,只能限制自己,全球的光伏产业由中国说了算。

2018年欧盟宣布终止对中国的“双反”措施,美国虽未宣布取消,但也把中国的双反税率从最高的249%,下调到了4%。至此,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影响最深的光伏双反调查案就此告一段落。

双反解除后,中国光伏企业再次重回欧美市场。世界光伏产业,正式进入中国时代!

如今回头望去,中国光伏的成功殊为不易,在数十年的疯狂与理性、短视与长远的较量拼杀中脱颖而出。

有以尚德电力为代表的一代光伏,疯狂扩张后被欧美绞杀后的无奈退场;更有以隆基股份为代表二代光伏,经过短暂蛰伏后的浴血重生。

结语

进入2022年,在俄乌冲突影响下,进一步加剧了欧洲能源危机,目前欧洲部分区域电价甚至超过2元/度。

4月8日,欧盟对俄进行第五轮制裁,首次将手伸到了能源领域,今年8月开始禁止从俄罗斯进口煤炭,此前欧盟每年从俄进口的煤炭价值高达80亿欧元。

欧洲国家为了摆脱对俄的能源依赖,正在加速建设可再生能源。

英国即将增加光伏规划,至2030年英国的光伏发电装机容量要从目前的14.9GW增加到50GW,增幅超过234%。与此同时,德国也提出将光伏年新增装机逐步提升至22GW,2030年确保总装机达215GW,是当前53.6GW的4倍。

而欧洲光伏需求的80%来自中国,欧洲仅逆变器和多晶硅片环节中存在全球竞争的企业。

欧洲也是中国光伏组件出口第一大海外市场。2021年中国光伏产品出口总额约为280亿美元,各大洲市场均有不同程度的增长,其中欧洲增幅达72%,占出口总额的39%。

谁主沉浮!中外光伏十年余博弈终“落幕”

图:光伏产品出口各大洲情况,来源:中国光伏行业协会

再看我国光伏的整个装机规模,产能规模。

2021年光伏新增装机量达54.88GW,连续9年居世界首位,装机规模突破300GW,累计装机量连续7年位居全球首位,比欧盟和美国的装机总和还多。

光伏组件产量连续15年位居全球首位,多晶硅产量连续11年位居全球首位。

谁主沉浮!中外光伏十年余博弈终“落幕”

图:2021年全球光伏市场发展情况,来源:中国光伏行业协会

目前,中国已建立起由光伏上游硅材料及设备、中游电池组件、背板材料,到下游发电系统的健全、完整的产业链生态,国内厂商(一级供应商)自给的原材料及部件占比高达85%以上。

其中,中国的硅片产能占全球的97%以上,光伏组件产能占全球76%以上。

如下图所示,从2013年起,全球光伏组件出货量前十名中,有八家都是中国企业。

谁主沉浮!中外光伏十年余博弈终“落幕”

目前,全球光伏发电第一大技术来源国为中国,中国光伏发电专利申请量占全球光伏发电专利总申请量的75.88%,美国光伏发电专利仅占7.82%。

随着全球范围“碳中和”目标的制定和实现,世界各国都绕不开依赖于发展、利用以光伏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清洁能源。

可以说,作为全球最大的光伏生产基地,中国光伏是为数不多能卡欧美脖子的中国产业之一,也是欧洲各国缓解能源危机的关键。

就算欧洲各国最终脱离了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那么很快,这种依赖就会变成中国光伏。

这个时候,欧美唯有加大跟中国光伏的合作,才能共赢。

原标题:中外光伏,到底是谁卡谁的脖子?

责任编辑:LK


特别声明:本网所转载其他网站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而非盈利之目的,同时并不代表赞成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仅供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0

首页     |     关于天昱     |     荣誉资质     |     企业文化     |     光伏介绍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东莞市天昱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ICP备案180006020号-3​

电话:+86-769-23320882     手机:186-7693-9418(刘生)

地址:广东省东莞市万江区流涌尾第一工业区

办事处:广东省中山市三角镇联安南路38号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